我的第一个女人是我的英语家教,是我母亲从她工作的学校找来的一名口腔 医学专业的研究生, 当年托福满分。 我母亲一心想让我出国读本科,但是当时我 对此毫无性趣, 那时我己获得全国中学生数学竞赛一等奖虽然不能保送名校, 但己经拥有了多所国内一流名校降分录取资格 所以对出国读书极为抵触。 但母 亲一再坚持,为我请了家教强化英语, 我对此阳奉阴违我平日里住校,只有周 末回家, 母亲当时担任副校长工作繁忙,周末也不得轻闲, 而父亲早年下海 创办了一家校办软件公司, 我高二那年外派日本工作。 周末家中只有我一人。 家教女生姓尤,宁夏回族,应该说是个绝色美女, 肤白胸大身材高挑健硕, 这日后也成了我的择女标准, 我不喜欢林妹妹式柔若无骨的女生。 第一次见面我 就直接告诉她,做好被炒的准备, 因为我不需要英文家教我当时的模拟成绩始 终在135分左右。 而她一听却声泪俱下的告诉我,她很需要这份家教, 她来自 宁夏中卫家境贫困,本科是靠贷款和奖学金读完的, 现在读研究生也需要收入。 面对梨花带雨的尤美女,我实在不忍,于是我们达成一致, 每周末她来我家三小 时这期间只要没有家人在, 我们就各干各的。 这种相安无事的时光大约持续了一年,高考结束后, 我顺利升入北京大学数 学科学学院。 原本以为会有一个自由的假期,谁知母亲又安排尤美女来为我上托 福课, 并且告诉尤美女如果我能在大一通过托福考试, 将再奖励尤美女一万元 同时暗示尤美女, 到时候可以帮尤美女争取公派国际交流和毕业后进入医大附属 口腔医院工作的机会 这个承诺太诱人了。 要知道母亲工作学校的附属口腔医院 不仅是我们当地最好的医院, 就算在全国也排名前十。 但是对我来说这无疑是个噩耗,本打算放松一下的假期就这么葬送了, 尤美 女每天都来我家无论我怎么刁难她, 她都不理采认真为我讲解托福教材。 到后来一天,我实在无法忍受每天八点准时被叫起床的折磨, 决定搞个恶作 剧后果却是我被她搞了! 那天早上我正在约会周公, 却被一阵门铃叫醒。 我无奈的走到二楼中厅看了 一眼可视对讲, 小尤姐又来了妈的,本来昨天在健身房练了深蹲, 很晚才回家 躺下发现练的太勐导致丁丁充血, 全长24cm的大丁丁好像要和身高192cm 的我比个头 一直傲首挺立。 饭岛老师的倩影一直在眼前晃动,无奈之下撸了一 杆才缓缓睡去。 今天一早又被小尤叫醒,真是无奈。 我通过可视系统看到,小尤在小区门卫 室的摄像头前满面春风的向我招手。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不希望自己少有的一 点可自由支配的时间被无聊的补习占去, 我还是挺喜欢小尤的除了人漂亮之外 性格也很好, 这一年来相处还算愉快。 但是在高考后的暑假还要补课,实在让我 厌倦, 我不是不喜欢学习如果那样的话我也不可能在初中读了三年体校之后, 仅通过高中三年学习就考入北大但是我不喜欢被别人牵着走。 可母亲却总是对 我放心不下,担心我偷懒。 我无奈的通知保安放行。 然后一头坐在沙发上。 坐下顿时觉得屁股一凉,低头一看我才发现我居然全身赤裸着走出了卧室。 我一直习惯裸睡(后来又喜欢上了裸居), 早上懵懵懂懂之际出来开门竟没存穿 衣服。 我瞬间灵光一闪,一个吓走小尤的念头浮现出来。 哪怕只让我自由一天也 好。 这里要介绍一下我家当时的居住环境,我家住在一个别墅区, 三层楼附带地 下室和车库并有一个三百平米的小院, 每个楼层和车库都有可视对讲终端可 以与门卫室视频通话, 并可以控制小院门和一楼大门的开闭。 一楼有一个大客厅 和餐厅厨房以及被我当作健身房的仓库, 二楼有一个小会客厅和我与父母的卧室 以及一间小书房和父亲的办公室。 三楼只有两间卧室和一个大露台。 我和小尤上 课通常在二楼小书房。 在小尤没有到来前这几分钟,我急忙吃了几口东西, 又抻了抻筋骨。 我早已 把院门和楼门打开,小尤一路畅通无阻。 直到听到楼门呯的一声关上,以及小尤 换鞋的声音, 我迅速的回到我的卧室直到听到小尤款款而来的脚步声以及叫我 的名字“伯骏, 伯骏!”的声音。 我才装作睡眼惺忪的的样子,赤身裸体的走出 房间, 一边揉眼睛一边故意装作含煳的说: “你来了!” 小尤抬头看到我赤身裸体的样子 “啊!”的一声尖叫这和我想像的一样, 接下来可能就是狼狈而逃, 然后辞去这份家教而且还会编个自身原因, 因为她 总不会和我妈妈说: “校长, 我看到你儿子裸体了所以这份家教不能做了!”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与我的想像完全相反。 小尤的惊慌失措仅仅持续了几十秒, 然后她轻轻出了一口气, 慢慢向我走来…… 当时我对小尤以往的经历并不了解, 如果我知道小尤十八岁就可以为了争 取到上大学的名额而在主管科教文卫的副县长的床上献出第一次 并在下楼后将 在楼下等她的同样曾在副县长的床上奉献过青春的女班主任告诉她的那句话奉 为终身信条的话, 故事可能会是另一个样子。 那句话是——漂亮女人,要学会用 阴道改变人生! 当小尤面似桃花的向我缓步走来时, 我的身体逐渐变的僵硬小尤将一只手 放在了我的胸肌上, 我顿时感到一阵寒战要知道我那时候还是个十七岁的小处 男。 我只是想吓唬小尤一下,谁知结果却变成了这样。 “姐姐!”我声音颤抖着叫出来,却不知道下一句该说什么。 如果说小尤在 进门那一刻被我的恶作剧搞得尴尬了一下的话, 那么接下来尴尬的都是我。 “嘘!”小尤将手指放在嘴巴前轻声提示我不要说话, 然后围绕我的身体 好像是在监赏一件艺术品一样转了几圈。 然后突然问道「你不喜欢我,对吗」 我尴尬的站着, 不知所措身体和阴茎一样挺立着。 小尤转到我身体前面与我四目对视,目光如炬, 无奈之下我只能将目光下移 却正好看到了她大半个乳房, 小尤身高170cm我身高192cm,这个角 度看过去小尤白皙而丰满的胸部一览无馀。 小尤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但她却 并未掩饰, 反而脱了外套只穿一件白色吊带小背心,圆润的肩膀也映入眼帘。 「你不喜欢暑假上课,想把我赶走,对吗」小尤继续发问。 我依旧不知如何回答。 「但不是不喜欢我,对吗」小尤补充到。 我用力的点点头。 「早说吗!」小尤轻松的说道,我也如释重负长口了一口气, 小尤马上又一 字一顿的说到: 「但请你记住, 我-不-会-走因-为-我-需要这份工作。 」 「不过我们可以换个你喜欢的方式上课!」 小尤走向了我的卧室, 并招唿我进去。 进屋之后,小尤反宾为主坐在了我的床上, 并示意我坐在她身边我坐下后, 小尤一把抓住了我勃起的阴茎, 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这个叫阴茎,英文通常称作penis, 但也称作dick、cock。 」 接着她的手向下移动「这里是阴囊,英文中称作scrotum, 你的阴茎很大 很粗壮,这与你长期坚持锻炼有关, 特别是你初中读体校练习摔跤经常进行下 肢力量训练, 会刺激臀部肌肉和大腿肌肉群充血从而影响阴茎发育, 你的蛋也 很大啊! 」小尤笑着说到而此时的我大脑一片空白, 一头倒在床上眼睛死死 盯着天花板,难道小尤要给我上一堂生殖英语课 「你估计还没做过爱吧!做爱俗称性交, 英语称作sex interco- urse」小尤坐在我身边有条不紊的讲述 「从男性角度而言性交分成六个步骤: 1.男子性冲动、性兴奋时 流入阴茎的血流量大大超出阴茎的血液回流量 导致阴茎海绵体大量贮血、压力增高 使得阴茎坚硬勃起变粗变长。 2.阴囊壁内肌纤维的紧缩,使阴囊连同其中的睾丸一并上升, 更贴近身体。 这与阴囊受冷刺激时的反应相似。 3.阴茎由浅入深缓慢插入阴道。 此时相互的拥抱更为紧密。 随着阴茎根部 深入女性体内,两性的体像空间缩小到最低限度。 4.阴茎与阴道紧密接触、摩擦刺激后, 性交行为进入持续期。 阴茎进一步 充血胀大,呈现为暗红色,阴囊更向身体贴紧。 睾丸也因血管的充血而胀大。 尿 道口有少量粘液溢出。 一些人在腹部、胸部会出现红晕。 5.经过阴茎与阴道的不断摩擦,多数男子在2-6分钟内即达到性高潮, 出 现射精反射。 射精反射激发出来后是不可逆转、无法阻挡的。 射精是间歇性喷出 的,间隔时间少于1秒, 大约连续喷射4-5次精液量1.5-6ml, 小于 1.5叫精液过少而大于6则为精液过多, 都不利于女方受孕。 射精的强度和 力度会因年龄的不同产生很大的差异, 旺盛期在20-30岁精液的喷射距离 远近是衡量男性性能力的标志之一。 伴随着射精行为,还会出现肌肉轻微抽搐。 心跳、唿吸、血压都达到高峰。 一些人的皮肤红晕加深。 6.射精结束后,身体开始复原。 各种生理变化迅速复原: 阴茎急剧缩小, 阴囊也恢复到正常状态。 缩小后的阴茎不由自主地从阴道滑出。 」 我听着小尤如同教科书般的讲解,不由得佩服她扎实的专业知识。 「你现在正处于第二阶段,接下来我们进行第三阶段吧!」小尤勐然起身, 我才注意到她不知什么时候脱掉了自己所有的衣服。 好一个尤物!我不禁感叹到 ,小尤是宁夏回族人, 可能是因为种族差异小尤的皮肤雪白,就连脚趾头看起 来都像是半透明的。 小尤的骨架较大,肩膀较宽,臂膀圆润,宛如凝脂的乳房至 少有D罩杯, 小腹平坦从肩膀到腰际呈现一个明显的倒三角形, 从腰向下又是 一个梯形臀部丰满,一双长腿白皙而结实。 小尤叉开双腿,向我展示着她的阴蒂,此时她的阴唇泛着水光, 「阴蒂英文 称为clitoris阴道称为vigina。 」她又指指自己的大奶子「乳 房英语叫什么, 知道吗?」她问道。 「breast和tits!」我不假思索的回答。 「还知道tits呢。 不简单呀,不过tits属于哩语,译作奶子更合适。 」 小尤笑着说道。 「乳头一般称作nipple,是人身上最容易刺激勃起的地方 之一, 其他几处分别是耳垂、脚趾男人的龟头,女人的阴蒂!」小尤讲完之后, 看了看我此时我的阴茎已经坚硬如铁,彷佛全身的力量都集中于此, 高高翘起 的阴茎小腹呈锐角。 她将手放在我的阴茎上幽幽的说: 「我们开始第三步吧!」 说完便叉开两腿跨过我的身体, 将我的阴茎对准她的阴唇径直坐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