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墙情非所愿完。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淋湿着A城的上空。 一部红色本田在雨中拥挤的路上 缓缓前行, 这个城市似乎永远如此拥挤。 机动车互相喷吐着尾气,等待着下一次 绿灯的亮起。 驾驶室,手机铃声陡然响起,打乱了音乐的旋律。 楚冰显然很不情愿的接 起了电话。 「喂」这是一贯人接听电话的习惯。 那头传来宏图的疲惫的声音。 「在哪呐,怎麽老是打不通电话」 「哦, 刚才手机没电了」这样的回答对于刚结婚不到两年的他们似乎有点过 于勉强了。 电话那头也没过多的追问,「我今年不回去了。 过年把孩子跟家照 顾好了」。 楚冰的脸色没呈现任何在意的表情,或许丈夫不回家过年的意外对她 来讲已经习以爲常。 她自己已经不记得丈夫上次回家是什麽时候。 在结婚两年的时间,楚冰已经习惯了丈夫不回家的口气。 刚开始还有点委 屈,不明白爲何自己的丈夫总是有忙不完的事业。 只是当后来的传言成爲真实的 现实时她才真正了解一个男人经常不回家, 意味着什麽。 开始时,她也闹过,哭过,伤心过。 也想过离开。 只是看到躺在床上哭泣的 女儿,她不得不把流泪的双眼瞥向一边。 她听不清丈夫还再吩咐些什麽,看到前 面的车已在移动, 匆忙应了一句。 「哦」我知道了,敷衍了丈夫的回答,「我在开车, 不说了」说完她挂上了 电话。 驾驶着车子离开了主车道。 路上的人显然少了,她又再次陷入了沈思。 想 到自己刚从学校毕业就嫁给了宏图,就在心嘲笑了一下自己。 她埋怨母亲,埋怨母亲把自己推入了现在的境地。 她不应该有如此凄凉的生 活。 她有足够的魅力,就凭她那骄人的容貌,要寻求自己美好的生活, 锺情的爱 着她的男人并不是件难事。 只是母亲过早的决定,断送了自己寻梦的权利, 也怪自己虚荣心作祟。 年轻 的阅历让她错误的以爲只要有钱就可以拥有一切, 只要有钱就可以满足自己的任 何追求但是现实给了她严重的打击。 钱是有了,但是她已经成爲了累赘,成爲 婆家鄙夷的对象, 她自己想想都觉得可笑就因爲自己生了个女孩, 没能按婆家 的意愿爲他们家添蓄香火。 自己的女儿改变了她在家庭的地位。 她是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丈夫,一 个堂堂的大学生, 也会有如此重男轻女的思想。 在她亲眼看到丈夫那好无顾及的 手挽着情人步如宾馆的那刻, 她的心碎了。 那天她在宾馆门前站了一夜,直到丈 夫再次出现, 她才绝望的离开本来她是打算上去给她两巴掌, 在丈夫出现在她 面前的那刻她才意识到她不可能去打这个男人, 甚至连生气都显得没有那麽必 要。 一种潜在的意识模煳着提醒着她。 「我原来并不爱这个男人」她在心念叨 着, 转身丢给了丈夫一个疑问的身影。 直到现在她才真正知道,她的家庭,是母亲一厢情愿的安排, 她甚至在没看 清楚宏图的轮廓时就已经成爲了她床榻上的新娘。 这种婚姻的脆弱正是形成她 与他现在的生活的不幸。 他们已经成爲两个方向不同的人,各自的生活都与对方 无关。 丈夫的冷漠让她心如死灰,如果不是想到自己不到一岁的女儿, 她会马上一 刻也不留的离开那个背负着耻辱的家。 想着想着,她流下了眼泪,现在就连母亲, 她都无法听她倾诉。 她只能把满肚的心碎咽下。 自己在无人的时候独自消化,就 像现在一个人开车时, 她会经不经意的伤感一翻她想自己去承受,带给衆人的, 仍是一副阳光灿烂的笑容。 她知道自己不需要悲怜,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 过去 现在,将来。 都须坚强的生活,她时常这样对自己说。 汽车随着弯道拐进了一条小巷。 这是一条聚集着夜生活璀璨的明珠,是被年 轻人捧爲天堂的所在。 一整熘的酒吧一字排开,街道两旁对立着霓虹的闪烁, 一 明一暗。 雨明显小了,路上面来不及排净的积水,倒影霓虹的彩色。 踩在上面行 走的男男女女,或三或五缓缓步入那音乐飘摇的小屋, 面的烛光灯火是酝酿 激情的催促剂。 楚冰很了解,等到他们出来,就会有一场激情正式上演。 楚冰朝 面深情的忘了一眼,眼神流露出的是些许的向往。 但是理智还是让她加重了踩塌油门的力量, 她迅速了离开了幻想面的喧哗。 留下两串红色的尾灯,在夜色中,遥遥坠远。 此刻,遥远的昆明。 宏图正手枕着女人的光滑手臂,沈沈的睡着。 他身边的 女人,睁着眼睛凝望着半躺在自己怀的男人, 那种怜惜的神情透露着她对怀 的男人的爱情。 雨寒自己也想不清楚,怎麽会爱上这个比自己大了八岁的男人, 是他的成熟吸引着自己吗显然不是在很大程度上, 他还是个完全需要人照顾 的男孩那是什麽呢 这个问题已经围绕着自己有段时间了, 从那次和男友伟强吵架到公司喝酒 解闷与他发生关系的那刻, 她就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尽管现在与伟强还保持 着关系,但已经很显然不太从心。 她明白自己的心已不可瓜分的给了眼前这个已 婚男人。 尽管伟强一再的强调能给她一个家的许诺, 她依然无所顾及的来到他的房间 就想刚才一样激情一番, 然后看着他沈沈睡去她很欣慰自己可以给宏图于生理 上的慰寄, 同样也隐约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感情并不只是一种生理上的宣泄, 每 当有这样的想法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甚至有点不顾一切。 其实她的选择在他第一次进入她的身体时就已经産生, 她明白现在的任何解 释只是爲了更加坚定信念而已。 这样想着,脸上竟不意的飘上了一片红霞,回 忆着他们那神圣的第一次, 他粗矿剥落自己衣服的那刻她把自己僵掉的身体完 全交给了这个大她八岁男人肆意处置, 他是粗矿的也是温柔的。 他懂得女人喜欢 的调情方式,他完全知道掌握女人兴奋的瞬间, 他不像一般男人头次的笨拙他 从容不迫, 他铿锵有力他顺理成章的把自己带上了云端。 她第一次,让一个陌生男人或者说不太熟悉男人的阳具, 在自己私秘花园 来回穿梭。 有过一个闪念的瞬间,她想到了刚刚离开的男友, 只是男友意识的出 现并没有使她理智反而让她加倍兴奋, 她想不到被一个陌生男人插入的感觉是 如此的充满快感 这是她在伟强身上无法体验到的。 她不时的想象着压在自己身 上的男人那生疏的阳具, 在自己身体面与自己溶爲一体。 那种感觉使她很快便到达了高潮。 她默默的允许这个刚开始熟悉的男人,在 自己的体内一泻如注! 如今躺在自己怀的男人, 是如此的安详。 看着他沈睡着的表情她安心的笑 了。 她用手脱起宏图的后脑,让他舒适的躺在枕头上, 当时间指向凌晨一点的时 候她下床,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 在桌上留了张字条反身把门扣上,消失在 宾馆走廊的尽头。 房间内,没有拉严的窗帘泻进了月色的光华, 隐约可见 床头柜上那用玻璃 杯压上的字条写着: 「后天晚上十点见」 宏图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 昨晚实在是太累了他带着睡眼朦胧的眼神, 看了看床头雨寒给他留下的字条。 嘴念叨着「这小妖精想把我给榨干呀」说着 嘴角不经意的荡起了满足的笑容。 不可否认,他在这女孩身上体验到了久违的快 感, 不论是她那天使般的容貌还是那若火的身材对他永远都是无法满足的欲望。 她的单纯,她的可爱,无时不在提醒着自己向她一再的索取。 他现在太需要心灵 与身体溶爲一体的性爱了。 这是他在老婆那无法得尝所愿的。 一想到自己的老 婆,他脸上似乎掠过了一丝难于察觉的绝望。 这时他突然意识到了什麽。 脸色一沈,一手抓起床头的手机,十二点了, 他 想起了今天约见的客户。 自己不在,不知道公司要紧张成什麽样子。 他明白这 张单子对现在公司的状况是何等重要, 怎麽可以在这个时候迟到呢他在自责中 匆忙收拾了一脸的疲惫, 抓起皮包迅速的奔向了停车场。 当他跨进汽车的瞬间,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吴总,杨氏集团的人到了」在会议室等着, 问你什麽时候可以到听口 气好象心情不太好「宏图迅速做了指示, 电话那头似乎有那麽点不愿意这样行 吗人家来的可是副仲裁, 叫一个秘书去接待好象不太好吧」 听到是副仲裁, 宏图一直绷着的脸总算舒展开了。 「没什麽不好的,你去就是了,记得,代我说声对不起」 宏图对这个副仲裁有绝对的了解, 他明白这个时候除了胡秘书去没有更好 的人选了, 而胡秘书也是看透了这个副仲裁对自己的觊觎 才会对宏图给她做这 样的安排稍微的表示了不满。 宏图看着车,哼起了小调,他心清楚,只要胡秘书做出点牺牲, 这单生意 是完全没有任何悬念的。 一想到这,心倒有点伤感了,要不是爲了这笔利润 丰富的生意, 又刚好碰到公司近阶段资金的紧张。 他是断然不会把胡秘书推到那 个副仲裁的身边的。 毕竟他对胡秘书还是有一点感情,虽然只是偶尔的发生几次 关系。 但每天的朝夕相处,已经或多或少有那麽点对对方的怜惜, 何况这又是个 单纯的女孩。 宏图想起了自从自己接管了家的生意,整个人好象变的不像自己了, 爲了 利益爲了钱他可以放弃一切东西,包括他以往视爲神圣的爱情, 他有点无奈。 商人身上不谈感情,他郑重的提醒了自己, 加大了油门让车消失在了马路 的尽头,朝着公司的方向一路狂奔。 第二章 A城上空仍如昨日一样迷蒙的飘着小雨, 楚冰把车挺在路旁打开车门。 走 入了一家颇具小资情调的咖啡馆,她这段时间无意识的喜欢在这样的咖啡馆喝那 种不加糖的苦涩的, 新调制的巴西咖啡。 尤其喜欢这咖啡的名字叫「忧伤的蓝调」 她不知道这个名字的意义, 只是一味的去感觉咖啡带给自己的伤感不时的 会让自己掉下酸涩的眼泪, 她很奇怪爲什麽每次都会有同样的悲伤在这咖啡燎 烟的上空飘荡。 她很想弄清楚,调制这款咖啡的主人是何方神圣, 能制作出这样略带伤感却 又说不出感觉咖啡味道的人 有着怎样的人生阅历。 难道也如自己的命运,亦或 比自己的经历还要坎坷。 这样想着,她那好奇的心理便更加肆虐的膨胀。 她急于 见到这个人,导致了她每天来这喝伤感咖啡的理由。 她希望自己今天能够如愿。 正在她发呆的同时,门内闪进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马上把眼睛瞪直了,深 怕错了那男孩进门的每个瞬间。 怎麽会是他,虽然已经两年未见,但那矫捷的身 姿她只需要用眼角一瞟便可以肯定他的存在。 她心有点发慌,却又故做镇定状。 看他在吧台边跟吧女调侃着什麽,笑着叹息了一声, 永远都是这样。 还是两年前的他,只是那张娃娃脸上挂了几分社会磨砺的成熟。 想起了那些 与他一同走过的同窗岁月,甜蜜立即布满了她美丽的脸颊。 她想着那时她是何等 的幸福呀,拥有着另人妒忌的美丽, 还有当时被誉爲校园才子的他陪伴。 那时的 她似乎把自己想象成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但是,不幸还是来了,现实总是很残酷的向我们显示着他胡作非爲的本事。 爲了生存,爲了满足现实所谓的荣誉,她不得不背叛了自己的意志, 踏进了 现在的火坑。 两滴酸涩的眼泪流进了咖啡,她已经没有权力再去挽回什麽, 她多 少次在梦中想见的那个人爲什麽近在咫尺她却忧郁了, 她不敢面对他帅气阳光 的脸她不想自己的晦涩带个他一丁点的不安。 她很后悔自己的莽撞,这莽撞让自己平复的心情又起了狂澜, 她想立即离去 却又那麽的不舍。 当她还在矛盾中踟躇时,那身影已经来到了对面。 慌乱中她不 知道自己该说些什麽,支吾着, 脸上不时的飘起了红霞。 许久终于小心的叫起了 他的名字「小天」 对, 他就是「任小天」在他推门进入的那刻就已经发现角落上坐着的这个 美丽女孩, 他一直对长的漂亮的女孩特别关注只是当他注意到她的长相时, 楞 住了这段时间也正是楚冰回想往事的时候, 所以并没有发现他在此刻间短暂 的发愣。 迅速在吧台上对吧女交代了点事情,就缓步向这边走来。 他来到楚冰面前,看着她发慌,等着她喊出自己的名字后, 便咧开嘴给了 她一贯的阳光灿烂的微笑。 「你没变,还是老样子」 「怎麽可能, 他们可都说我便的更帅了看来是你的眼神有问题了」 「是呀, 老了嘛孩子都有了」 听到这,任小天眼力晃过了一丝不易被察觉的伤心她是多麽希望眼前的小 天没有变, 还是如从前一样但她马上意识到这样的心思无非是妄想, 也只是自 己安慰一下罢了。 便嫣然一笑,缓解着尴尬的气氛。 小天也只好要笑来掩饰眼神不小心流露出的内心秘密。 无奈这样带着目的的 笑,是无论如何也灿烂不起来的。 只能生硬硬的点缀着自己年轻的脸庞。 「怎样,过的怎样」 话一出口,小天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言, 因爲对她现在的状况他及他们的一 些朋友已经有所了解 这样问不是更打击她的伤心吗果然楚冰一听着话, 眼 神便暗淡着低头望着手搅动的咖啡匙。 「恩」就这样,她明显不想谈论自己现在的生活。 就算不从她敷衍的回答判 断,小天也知道应该转移话题了。 「你觉得怎样,我调的咖啡」 一听这话, 楚冰觉得很是意外以不相信的口气问到「你调的」 「怎麽, 不相信呀这叫忧伤的蓝调」 楚冰仍用不可思意的眼神望着他 「这是利用巴西咖啡特有的纯度, 不说那些材料了我说一知道,这道咖啡 最特别的调剂是什麽吗」 楚冰看着他摇了摇头 「心情, 没错就是心情。 调制这款咖啡时,心情必须是伤感的,你是不是 感觉喝完后有股淡淡的酸楚」 楚冰还是惊讶的点了点头, 惊讶的已经不是这款咖啡是否真的是出至小天之 手 而是她头一次听说咖啡的调剂过程还跟心情有关, 楚冰深情的望着眼前滔 滔不觉讲着话的小天 眼泪就差那麽一点又磙落下来。 她努力的克制住了,爲 了不让对方察觉她装饰的挤出了一丝微笑。 气氛越来越随和,就想他们当初的相处一样, 一旁小飞认真的说着一旁支 着头的她认真的听着, 并不时举手表示发问。 时间在这和谐的相遇气氛当中飞快的划着, 这对年轻人还未满足宣泄重逢的 喜悦天已经渐渐黑了, 飘着小雨的黄昏对这个南方城市来说多少还有点寒冷。 楚冰仍然不愿意离开,同样的感觉在小天身上也在重复着。 但时间的意识, 不可能让这对年轻人过多的留恋。 在起身即将告别的瞬间,两人脸上都闪现了依 依的不舍。 这是小飞终于说出了,下面这紧张的话, 也许他们都在等待着对方先开口 显然在定力上小飞还是稍逊一筹。 「你急着回家吗如果不着急,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想你现在需要放松 一下」 楚冰期待似的点了点头 什麽话也没说随着任小飞走出了咖啡厅,走向了 细雨纷飞的黄昏街头, 走向了停在路旁的红色本田车。

上一篇:淫荡之熟妇。 下一篇:总经理夫人。